北京头条
广州深山藏着400多年前古书院,入选南粤古驿道文物重大发现
南方都市报2019-05-10 15:16

一路颠簸,沿未开发的盘山路“擦边”而行,行至深处,竹林渐密,鸟声清脆,山泉溪流声声入耳。

这里是沉寂了400多年的莲花书院。明代大教育家、心学家、哲学家湛若水于明嘉靖十五年(1536年)在南香山选址创建。2016年,广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在配合增城区推动的莲花书院重建工程进行的考古调查勘探时,发现了这座“隐于山间”的莲花书院,更是重启了一段掩藏400多年的“岭南书院秘事”。

近日,在增城区南香山的东南山麓,南都记者跟随一队老考古人,与这座400多年前的明代“私立高级中学”、“2018年南粤古驿道文物重大发现”惊喜相遇。

400多年前的莲花书院,位于广州增城南香山上

莲花书院遗址

考古研究人员向记者介绍莲花书院遗址考察情况

感受当年的风声、雨声、读书声

遥望增城西部的最高峰南香山,莲花书院遗址就藏于海拔约220米的山腰处。

南香山,南距东江8.7公里,西距广州古城中心约36公里,海拔434.1米,是增城西部地区的最高峰,也是“广东三樵”之一的南樵。莲花书院依山势而建,南北宽30.5米,东西长59.0米,总面积约1700平方米,呈中轴对称结构,坐西北向东南。

四面竹林围拢,两侧溪水环绕,山水之间,莲花书院安然横卧其中。“我们今天讲究鸟语花香,殊不知当年书院里的学习环境,已远不止鸟语花香了。”广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副院长、遗址考古发掘项目负责人易西兵介绍,经过初步整修之后,整个书院的五级平台结构已经逐渐显现。

远眺莲花书院,整个建筑呈高低不一的五级平台分布,两条小溪在此交汇,平台从东南向西北逐级升高,最终通过一条中轴线上的台阶将彼此相连。“如今杂草丛生的地方,我们依稀还能分辨出一条路,可以想象,这就是当年甘泉先生和门徒上山学习的路。”遗址东南部书院门楼台阶往下发现向东南延伸的石砌路面,长约38米,推测是山下通往书院的道路。

一队人沿路上山。从山门开始,拾级而上,随着山势的起起伏伏,五级平台逐级“现身”,每一级的设置都有其不同的功能。

第一级平台是书院的门楼,分三间;第二、三平台可能为书院的诸生馆,由于晚期的破坏,发现房址有三座共分八间;第四平台为书院的讲堂,分五间,两侧为翼廊;第五平台为书院的正堂及左右偏堂,都为三开间结构,两侧为从第四平台延伸而上的翼廊。一房一厅分工有秩,足以窥见明代书院的布局之风。

“如今我们脚下的瓦砾,就是搭建这些不同厅堂的建筑材料。”易西兵介绍,即便书院的搭建原貌未能显现,但从倒塌散落的瓦砾和围墙痕迹便可推断,这里的各种功能空间,每一间大概有20平方米。“即便这个书院如今留给我们的只有残垣断壁,但行走其间,仍能强烈的感觉到一种历史的沧桑感和震慑感。”

一路上行,除了残损的瓦砾以外,平台间还散落不少雕刻精美的柱础(中国古建筑常用构件,用于房屋木柱下方承受柱子的压力,防止下沉)。“大家看到这些镂空雕花的柱础,不仅外观美丽精致,更为我们判断书院的建筑规模提供了依据。”易西兵介绍,根据这些红砂岩柱础的分布,考古人员可以不断还原当时书院的搭建状态,为今天的考古研究提供支撑。

“行至最高点,我们就能看到四个字:海阔天空。”跟着考古队一路攀登,在距离遗址西北部25米处,一块大石头上“海阔天空”的四字摩崖石刻清晰显现。其顶部还刻着“中主石”三个字,“当时看到"中主石",就不由得让人联想,这会不会和整个书院的中轴线有什么关系?”易西兵介绍,根据勘测发现,这块摆放在莲花书院“中轴线”上的大石头,应该和书院的整个建筑布局有密切关联。

“在最高点,往东南方向看,天气好的时候,我们可以看到山那边的水库,再远一点就是东江。”站在400多年前的明代书院之上,极目远眺,对面山水朦胧,颇有一番诗意。心旷神怡之余也不禁令人感慨:实为读书治学的理想之地。

广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曹劲点评该遗址,“从高空俯瞰该遗址,仍然让我们感到震撼和惊喜。书院所处的环境,让我们深刻体会到湛若水先生创办书院的艰辛,也仿佛可以看到莲花书院当年的建筑风貌,听到当年的风声、雨声、读书声。”

考古3个月,意料之中更有意外之喜

2018年3月,广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配合莲花书院重建工程建设进行考古勘探发掘,连续三个月,发掘面积1000平方米,总体揭露面积约1800平方米。

易西兵向记者介绍,在调查勘探前,考古人员开展了大量的文献搜集分析工作,掌握了莲花书院的大体位置,因此,对于调查发现莲花遗址并不意外,但经过考古发现规模如此大且保存比较完整的书院遗址,则有些出乎意料。遗址的发现引起广泛关注,2018年底,莲花书院遗址被省有关部门评为“2018年南粤古驿道文物重大发现”。

“2016年开始勘测,2018年正式发掘。当时整个考古队的规模还是很大的,包括工人在内,五六十号人就在这里待了3个多月。”易西兵回忆,当时上山的道路还未成型,车辆无法驶入,只能靠人力进山。“正值春夏之交,蚊虫多,下雨和暴晒都是常有的事。”

经过3个多月的勘探发掘,整个莲花书院遗址考古清理出房址4座、石墙43段、台阶4处、坑2个、排水孔2个及路面1处,红砂岩柱础21个,麻石柱础9个,除F1为清代-民国遗存外,其他皆为明代莲花书院建筑基址遗存。

历史溯源:书院遗址见证公益教育情怀

“建这所书院的时候,湛若水已经70多岁了。”据相关文献记载,书院从选址到建成,湛若水花了差不多三年时间,可见工程艰巨。“这三年,日日要从山下背着石材上山,建好了书院就要招生,不光管读书还要管温饱。”易西兵感慨,明代大儒毕生的公益教育情怀令人动容。

据介绍,湛若水是明代哲学家、教育家、书法家。字元明,号甘泉,广东增城人。

明弘治五年(1492年),湛若水参加乡试考取举人。后赴新会县拜名儒陈白沙为师,由于得到严师的耳提面命,学识大为长进,深得陈的赏识,因而成为白沙学说的衣钵传人。弘治十八年(1505年)参加会试,中进士第二名,先后被授为翰林院编修、侍读。嘉靖三年(1524年),升为南京国子监祭酒,后又历任南京吏、礼、兵三部尚书。

在继承陈白沙学说的基础上,湛若水提出“体认于心,即心学也”、“随处体认天理”等主张,成理学的一大门派,被誉为“甘泉学说”(甘泉学派),与王守仁的阳明学说并称为“王湛”之学。

他在全国各地创办书院近40所,弟子多达数千人,且遍布大江南北,促进了整个明朝中晚时期心学的发展与繁荣,而莲花书院则是其中唯一目前尚存的书院遗址。

为了扶持家乡教育事业,湛若水在广东境内广设书院扶持后学,有力地推动了岭南文化的进程。嘉靖十九年(1540年)5月,他获准退休返回家乡,自此往返广东境内各地讲学。嘉靖三十九年(1560年)4月20日在广州病逝。

“湛若水在70多岁的高龄,仍亲自选址修建书院,这也体现了他一生致力于教育事业的精神风范。而莲花书院遗址的考古发现,为弘扬传承甘泉文化提供了重要的实物载体。”易西兵介绍,明代莲花书院遗址的时代明确,形制布局与相关文献记载相互印证,这也是明代正德、嘉靖年间书院兴盛的重要见证。

牡丹纹瓦当

青釉小杯

书院板瓦

“乙巳春泉翁书(書)”残碑

释疑因何命名为“莲花书院”?

广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调查勘探部馆员、考古发掘现场负责人张百祥向记者介绍,因其所在地势形似莲花,该台地叫莲花洞,故名“莲花书院”。

明代书院如何“验明正身”?

在诸多出土遗物中,一件“乙巳春泉翁书(書)”残碑,红砂岩材质,表面刻有“乙巳春泉翁书(書)”,揭示了书院与湛若水之间的关联。

湛若水号甘泉,此碑“泉翁”指的就是他,“乙巳”为干支纪年,结合湛若水的生平,可确定该“乙巳”年为明嘉靖二十四年(1545),与文献记载吻合,从而确认本次发掘的遗址就是湛若水创办的莲花书院。

另外,书院的布局结构,也与湛若水的《娥眉山莲花洞开创书馆记》“从予复往观之,定阙宅,卜其上为正堂三间,左右为偏堂各三间,左右为翼廊,其前为讲堂五间,翼廊如之,又其前为门楼三间,又将诸生馆于东崦西崦者数十间”的记载吻合,进一步断定书院的真实身份。

书院读书不坐板凳坐石头?

在讲堂外面,南都记者看到几处表面光滑的大石头仍保存完整。此外,周围的几处大石头上还刻有“大坐石”、“小坐石”、“鼓石”等字样,不禁让人联想起古代学子们坐在石头上读书的场景。

“当时发掘遗址,看到这些石头,总让我觉得心旷神怡。”易西兵推测,当年书院的书生也许充分利用了这些大石头,或温习功课或休息打坐,古时读书人的意趣尽显。

古驿道重大发现为何是它?

易西兵表示,谈及莲花书院的重大价值,其一在历史,其二在人文。

“一是历史价值的。莲花书院,不单是一个400多年的古遗址,更是一个研究古代建筑的基础模型。”易西兵表示,发掘揭露出来的明代莲花书院遗址的形制布局,与相关文献记载相互印证,是明代正德、嘉靖年间书院兴盛的重要见证。且莲花书院建筑选址考究、布局科学合理,其正堂、偏堂、讲堂、门楼等基址都保存完好,且与湛子洞、“海阔天空”石刻(“中主石”)、路面构成一个整体,对研究明代书院的建筑规划及空间布局具有重要意义。

“人文价值方面就更不用多言。”易西兵介绍,莲花书院是湛若水创办的40余所书院中目前唯一经过考古发掘且保存完整的重要遗址。莲花书院是湛若水晚年在家乡创办的重要书院,也是整个岭南地区保存最好的明代书院遗址。莲花书院,为中国古代书院特别是明代书院的研究提供了十分重要的考古资料。易西兵看来,“莲花书院所在的位置南香山,正是广州中心城区到增城的必经之路,是重要的交通要道。我们今天说南粤古驿道,不止是一条道路,更重要的是沿路的遗址和村落。莲花书院同样是这条交通要道上一个重要的公共文化空间,这应该也是莲花书院入选2018年南粤古驿道文物重大发现的价值所在。”

游客能否去书院“一探究竟”?

据了解,除了少部分位于四层平台的柱础,其它文物已运送至文物库房妥善保存。张百祥介绍,这些柱础的结构及雕刻都十分精美,将保留在原地,今后供观众参观。

莲花书院遗址的发掘和保护得到了市区文物部门、增城区政府和所在街道的高度重视。目前,文物考古单位正积极协助增城区政府及永宁街道办,对莲花书院遗址开展保护利用工程。下一步,将针对遗址建立一些适当的保护性措施。易西兵表示,首先要确保安全,对遗址进行必要的保护加固。“比如裸露在外的墙体,有的部分尚有坍塌风险,在向公众展示之前必须进行全面加固。”同时配合宣传教育,设法按照当时的建筑风貌,增设一些配套性的展示空间,充分满足游客的参观、学习需求。让更多人了解湛若水先生的生平事迹,弘扬甘泉文化,做好文化遗产的保护及传承。

“目前的首要职责是保护,结合南香山森林公园进行提升改造。期待未来能进一步向公众开放。”易西兵说。

来源/南方都市报

编辑/张念庆

您可能喜欢
重庆大学博物馆捐赠者背后的江湖
中国新闻网 2019-10-24
文物专家走进北京二十二中现场讲授考古学
北京头条客户端 2019-10-23
单霁翔:文化遗产必须“活”在当下
光明日报 2019-10-21
400多年莲花书院听风声、雨声、读书声
北京头条客户端 2019-10-18
“又见大唐”书画文物展辽博开展 让民众“梦回大唐”
中国新闻网 2019-10-07
Qnews|武汉明代古城门遗址被“打包带走” 未来将原址“拼装”
北京头条客户端 2019-08-22
"考古中国"发布两项成果 "南海Ⅰ号"出土18万余件文物
人民日报海外版 2019-08-07
“考古中国”发两项成果 “南海Ⅰ号”出土18万件文物
新华网 2019-08-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