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头条
肥噜噜的云南
大文旅2019-07-21 19:20

王志纲雄文《日鼓鼓的贵州》临空一出,心情最复杂的自然就是云南人。文章引用了六百多年前刘伯温的预言:“江南千条水,云贵万重山,五百年后看,云贵胜江南。”着实让云南人和贵州人心跳加速,好像在说,时运已来。而时运到来的当口,王先生说,已进入贵州的下半场。

如果“云贵胜江南”是横批,上句《日鼓鼓的贵州》已出,下句应当接怎样的云南?

朋友圈答案五花八门:情深深、雨蒙蒙、雾腾腾、傻乎乎、贪腐腐、惨兮兮、憨粗粗、大拽拽、懒洋洋、傻呵呵、月明明、憨戳戳、乐呵呵、怂稀稀、疲扯扯、醉醺醺……

高调不合适,而选择过于负面的语句也不甘心,尽管许多答案都道出了一定实情,但并非十分妥帖。

直到了不起的央今发来一句:肥噜噜的云南,往深处一想,五味杂陈,感觉到了。

中国肥噜噜的云南啊

云南,被称为中国的动物王国、植物王国、有色金属王国,还有一个中国的流动水资源王国, 暂时没被叫响,但绝对是事实。仅凭流动的水,因为有云南,中国的未来就有无限的想象空间。

云南人文自然资源丰厚,从何处介绍最合适总会有一些小纠结。但若论肥噜噜的景致,从香格里拉和三江并流区域沿着水的足迹说起,中国地图和世界地图大概都没有异议。

滋养中国的宝藏许多都藏在青藏高原,摊开中国地图,青藏高原宛如一个巨大的倒扣的宝瓶,老天偏爱云南,瓶口就在云南香格里拉和三江并流区域,金沙江、澜沧江、怒江还包括独龙江和雅鲁藏布江,一起欢快地从宝瓶口跑出来,连带许多宝贝都撒落在云南境内。

雅鲁藏布江在中国西藏境内跑了一段,强行拐弯向南汇入南亚阿萨姆河谷的著名河流布拉马普特拉,到孟加拉变为贾木纳、接着会师恒河最后进入印度洋。

独龙江、怒江、澜沧江在云南境内相伴了一程,然后分开。独龙江先到缅甸变身恩梅开江再汇入伊洛瓦底江,怒江单独走了一段云南保山,忍不住还是出境去了缅甸成为萨尔温江,最终进了印度洋。澜沧江从云南迪庆到怒江、临沧、普洱、西双版纳出境化身中南半岛老挝、缅甸、柬埔寨、泰国、越南的母亲河——湄公河,终点却选择了太平洋。

惊心动魄的金沙江,环绕云南迪庆大半圈,在丽江、楚雄域内恋恋不舍调头,穿越昭通,从水富出云南。经四川、重庆、湖北、湖南、江西、安徽、江苏、上海一路摇曳奔进了太平洋。

有人说,云南对中国一个巨大的贡献其实是这个不经意的一拐弯。是的,金沙江环绕香格里拉流淌的时候,如果没有石鼓挡在前拐了个大弯,如果没有虎跳峡裂开迪庆哈巴雪山和丽江玉龙雪山的一条缝,不知中华民族长江流域的文明将会怎样书写。

这个瓶口倾倒出来的宝贝,伴随着水的流动,冲积出不同的富庶平原,一个区域出来的水,竟然既进入了印度洋又进入了太平洋,滋润了如此辽阔的版图。

当然,中国、东南亚、南亚都明白,宝瓶瓶口就在肥噜噜的云南三江并流区域。

中国向联合国申报“三江并流”世界自然遗产文本里这样推介“三江并流”:

“三江并流”奇观,地理位置位于东亚、南亚和青藏高原三大区域交汇处,位于云南省西北部迪庆藏族自治州、怒江傈僳族自治州、丽江市的大三角,区域面积4万多平方公里。金沙江、澜沧江、怒江在横向间距只有80多公里的三条大峡谷中并行奔流170多公里,形成“四山并列三江并流”举世罕见的地质奇观。

与其它同类遗产地相比较,“三江并流”区域具有如下独特性:

地质奇观在全世界范围内具有无可争议的唯一性;

丰富的生态系统和生物种类多样性,巨大的面积,完整而未遭到破坏的生物廊道提供了生物空间保护的优越条件,在中国的相似遗产地中独具优势;

无论生态系统,还是生物种类,在孑遗物种、模式标本数量上,比其它相似遗产地更加多样和完整,是中国生物多样性最丰富的地区;

是地球演化历史的重要阶段和重要事件的关键区域,具有无可替代的科学价值;丰富的景观类型,奇特的景观形式,创造了无与伦比的自然美,在类似遗产地中具有综合性价值。

"

公元2000年前后,香格里拉和三江并流世界自然遗产两个世界级品牌先后挂在云南胸前,许多人可能从未思考过二者之间相辅相成关系。

香格里拉是饱含人类浪漫理想的终极地,而三江并流则是香格里拉最美妙注解。试想,当一个区域经过各种严苛标准审核被确认为人类应该共同关注和保护的遗产地,在这个区域进行香格里拉式的浪漫畅想自然就是合适之举。换句俗话,香格里拉和三江并流完全门当户对。

宝瓶口流淌出的肥噜噜景致,孕育出两个世界级品牌,香格里拉和三江并流,虽然在品牌的建设运营上,被搁置多年,但现在,伴随大滇西旅游环线概念的提出和规划建设向前推进,意味着云南优势资源终于要盘活了。

流动的水是可以改变方向并被调控的,面对南亚和东南亚两个超级大市场,如果能调控流动的水又能完善立体大交通,拥有如此地缘优势又守住了亚洲水塔宝瓶口的云南,未来不知将要肥成什么样子。

绵延数千年的宝瓶口上下,荟萃了肥噜噜的云南文明交汇和民族融合史

云南人说史,喜欢说元谋人,将中国出现古人类的时间往前推了170万年,虽然只发现了两颗牙齿化石,而且存在争议,。但不妨碍云南给中国带来的骄傲,毕竟挑战了人类起源于非洲说。

云南人还喜欢说,庄蹻入滇是大事。但许多人不知道庄蹻入滇只是无奈之举。

公元前279年,楚顷襄王派将领庄蹻率军通过黔中郡向西南进攻,征服夜郎国,一直攻打到滇池一带。黔中郡原为楚地,一度被秦攻占。

公元前277年,秦派蜀郡守张若再度攻取黔中郡和巫郡。

翌年,楚不甘心失败,调集东部兵力收复黔中郡部分地区,重新立郡以对付秦国。因黔中郡的反复争夺,庄蹻归路不畅,便“以其众王滇,变服从其俗以长之”(《史记·西南夷列传》)融入了当地民族中。

关于庄蹻其人及其入滇时间,史载有异说。即使一切都是真的,不过是一次无法归楚的远征,不算是雄才大略的主动行为,这也可能是后来为何再无更多庄蹻轶事在云南继续流传的原因。

古滇国的绵延发展史有些模糊,秦五尺道的延伸,汉若干郡的设立、三国孔明在云南的神明传说,都说明了中原文明对云贵高原不断的交融和征服尝试。虽是一种书写视角,但对古云南各民族的融合发展交代还是单薄而片面。

云南地处中华文明和南亚、东南亚文明发展的交汇区,在漫长的地缘政治斗争中,还掺杂了来自欧洲的基督文明、西亚伊斯兰文明的渗透和觊觎。云南各独有族群在各种文明激荡交汇过程中壮大发展,并以“大杂居、小聚居”为基本特征在此融汇聚合,充分说明了云南人文历史的丰富和肥沃。

我觉得,云南史的研究书写和叙述应该以此为切入口,换句话说,还是应该回到宝瓶口,沿着大江大河文明迁徙的足迹重塑云南的文明发展形象。

如此,就能理清云南各民族文明迁徙发展的脉络,大的民族彝、哈尼、白、傣、苗、壮及其它人口较少民族很容易找到方向,或发端于独龙江和怒江、或依附于澜沧江、或迁徙自金沙江,然后和五尺道、南亚、东南亚的文明输入结合,就能体现出云南文明的发展方向。。

比如,在藏羌彝文明迁徙走廊上,发生于金沙江腊普河区域内的一座千年铁桥上下文明交融和各民族演绎的历史让人目不暇接。。

腊普区域属维西傈僳族自治县,有云南维系西藏之意。腊普河流域内,上世纪五十年代就发掘出戈登遗址,出土了众多新石器时代的生活用具。

腊普,意为佛陀前世舍身饲虎后遗骨之地,据今约3000年。,再加后来记载的达摩祖师到阿海洛神山后的修行和圆寂故事,盖是中华文明之云南土著文明与南亚文明交汇之有力佐证。

唐武德年间,公元621年设羁糜地,称神州。

吐蕃赞普南下得之,奉为宝,于斯地设拉普茹,即神川都督府,节制现分属云南、西藏、四川毗邻地区大片山河,历近二百年,塔城关隘,铁桥初见,重兵云集,威风八面。

南诏异牟寻,谋勇兼具,明联吐蕃,暗通盛唐,公元794年,贞元十年,得胜铁桥,掳吐蕃五王、破十六城、缴五十六份告身、戮万余人。为绝后患,斩断铁桥,迁十万众往南诏各地,一时天下三分。

太祖匡胤,君临中原,一日兴起,挥玉斧裂此为化外之地,终宋一朝,复归羁糜自治。

大元忽兴,汗忽必烈,将兀良合台,借藏区地,革囊渡江,取大理国,终灭南宋于崖山。知斯处乃兵家重地,公元1277年,于罗裒间设临西治所,节制三江广大区域,罗裒乃喇普同音之不同记载传承耳。

元明两朝,纳西木氏土司兴盛,起兵北征,临西罗裒间自是其兵马重镇,极盛时,木氏被王朝尊为西南藩篱,荣耀无双。

大清亡明,吴三桂南封为王,做大云贵,康熙削藩,兵戈相见,三桂为避后院起火,送临西罗裒间给蒙古势力,三桂兵败,临西亦毁于战乱。

雍正五年,复设维西,选址于宝华山,罗裒间方失雄据千年三江并流区域中心位置。不知何时罗裒间重新记载传承为腊普,终清朝、民国、至新中国腊普人民公社、塔城。

原临西治所罗裒间地,历经战乱、撤销、匪患、火灾,渐渐销声匿迹,徒留一遗说称衙门落及哈达之村名,哈达一说为藏语卡达之变,意为王居之所;一说来源纳西,有粮仓、金骡之意;无论如何,皆属富贵圆满之地。

一段千年历史,大河上下,中华各民族竞相登台演绎,金戈铁马,荡气回肠。斯地殊胜,成就汉、藏、白、彝、蒙古、纳西、满各民族英雄伟烈丰功、青史留名,更成就各族百姓知晓和谐相处之道。通婚睦邻,彼此尊重,说纳西话、行藏家礼、唱傈僳歌,纳西小院、藏家神龛、傈僳风情。各民族皆可寻得内心安宁与共鸣。塔城镇哈达村,五十余户人家,十余种姓,王、木、段、和、陈、万、李、舒、余、苏、张、古、肖皆有之,出门称兄弟,彼此皆亲戚,蔚为奇观。

村中遗留,衙门落遗址、藏传佛教寺庙遗址、东巴祭天圣地遗迹、关圣庙、三清观遗存,现今村民,多已不知,然文化宗教和睦基因,已镌刻于心。村是佛地,藏传佛教止贡噶举法王曾诞于此,活佛轶事,口口相传。

此地风景绝美,气候宜人,背靠高山,人称灵鹫。远处观之,一头两翼,神似灵鹫欲飞,大鹏初展。山谷郁郁葱葱,奇木共生,良禽众多,择木而居。

以上仅属于现今云南迪庆塔城镇的文明和民族融合演绎历史。该乡镇地处三江并流腹地,以其为圆心向四周扩展几百公里,就是中国大香格里拉区域,佛教南传北传各派皆有之,基督教、天主教堂亦在其中犬牙交错和睦并存,伊斯兰教堂里听得见穆斯林祷告的声音,有孔庙、关圣殿、三清观若干祖师爷可以祭拜,云南各民族原始崇拜如东巴、毕摩、尼扒等依然能做到鲜活的传承。

傣族虽然在中国只有120多万人,但在南亚、东南亚分布近2000万人,从阿萨姆帮到缅甸老挝泰国,语言通,习性同。再若傈僳族,中国云南境内虽然只有60余万,但在东南亚、南亚都有更多族群聚居,其它若佤族、壮族、哈尼族、苗族都有类似共通之处,为中华文明由青藏高原向云贵高原融合并进,再向更低海拔的流域冲积平原友好融合,奠定了非常坚实的族群基础。

在云南这片土地上,尊重不同的文明、不同的宗教、不同的族群,敬畏大自然,和大自然相互依存,众多的民族彼此相依,凡此种种,早已为中国和世界提供了一个肥噜噜的民族团结典范。

云南有一条肥噜噜的神秘线

神秘线关键时刻,会左右着中国各民族的兴衰强弱。云南,常成为改变中国命运的关键。

滋养中国的长江上段叫金沙江,它最美最肥的地段就在云南。沿着金沙江有一条神秘的线路,以跨过金沙江为标志,1400年来,无论南下还是北上,宿命般左右着中华各民族的成败和兴衰。本文第二章已将清朝以前事做了全面梳理,就几个特殊实例再作强调说明。

公元7世纪下半叶,强盛的吐蕃南下,在金沙江冶炼并建世界上第一座铁桥神川铁桥,通过金沙江,迅速控制大片云南区域,拉普茹(神川都督府)接管三江流域上下十六城,成就最强盛的吐蕃王国近二百年。

蒙古人和南宋交战,在襄阳多年不克,索性借道藏地,还是南下,凭革囊渡过金沙江,克大理国,一路披靡,终于崖山灭南宋,建立举世无双的辽阔大元帝国。

南诏、木天王、吴三桂都在该区域表演过不同态度,结果都有各自宿命。

迄今最近的一次神秘线奇迹属于红军。

1936年,中国工农红军在此区域,坐船渡过金沙江,爬雪山、过草地,沿神秘线走了一趟,到达陕北,成就伟大的长征,进而建立了新中国。

同样是云南,在国家和民族生死存亡关口,云南的态度居然会决定国家的存亡。辛亥革命时蔡锷在云南首倡独立,粉碎了袁世凯的称帝梦想。二次世界大战爆发,若中国无云南,怕已经亡了。

二十万云南民工筑就的滇缅公路,为中国的抗战托起了一条生死运输线。怒江天险惠通桥的惊天一爆,把日本人彻底阻断在另一岸。公路阻断,成千上万的云南民工,迅速修起驼峰航线需要的巫家坝等若干机场,数以万计的云南马帮,沿着茶马古道,驮回了抗战胜利的一垛垛希望。

现如今,湖南人、山西人、两广人在云南叱咤风云、江浙人、四川人、重庆人在云南如鱼得水、东北人、北京人、山东人在云南意气风发,福建人、台湾人在云南爱拼就会赢……

东南亚人、南亚人、欧洲人、美国人、日本人、韩国人他们都喜欢云南,可能会懒洋洋晃在昆明、大理、丽江、香格里拉、腾冲、西双版纳……

可能会在普达措、可能会在泸沽湖、可能会在抚仙湖畔、滇池、洱海,还可能会在梅里雪山、哈巴雪山、玉龙雪山、轿子雪山,看水、望山、观天、发呆……

总而言之,我觉得,全世界有灵魂的人,在云南都能找到合宜的栖身之地。

肥噜噜的云南究竟造就了一群怎样的云南人?

云南人是包容而宽厚的,云南人是家乡宝,云南人在政治上没有咄咄逼人的进取心,云南人喜欢和自然融为一体率性而活,云南人在经济上不会拼命去钻营然后去争取唾手可得的利益。这一切性格特质,云南人自嘲:憨戳戳、惨兮兮、怂稀稀、疲扯扯、懒洋洋、傻呵呵、大拽拽……,都没有错。

云南人是有点傻,坐拥最好地缘位置,却与机遇一再擦肩而过。军区选址,昆明不敌成都,东盟永久博览会址又错过,进藏铁路线路与临近省份比也是一输再输。

国家早已确定,云南是中国面向南亚和东南亚的辐射中心,但云南人不急,眼看着广东人、福建人、江浙人、四川人在东南亚和南亚风生水起,就连东北人都大老远跑来安营扎寨,云南人还是慢悠悠的闲庭信步。

云南人是有点惨,将近5000万人口,二十六个民族,改革开放四十多年,缺少影响全国的风云人物。国家部委办局里没有一位云南籍的正部级以上实职领导干部。。好不容易涌现一个全国偶像禇时健,还因为他是从最惨的底部反弹成为英雄,不敢大张旗鼓的宣传。

然而,曾记否?云南人曾经用肥噜噜的包容和宽厚心,收留过危难时节的中国精英人群。腾冲的“大救驾”温暖过皇上饥饿的肚皮、昆明的“小锅米线”滋润过落难状元冰冷的心、上山下乡的知识青年在云南拥有的也是浪漫的回忆,而西南联大在昆明和蒙自的课堂培养出的是这个国家的百年大师们。

过去一千多年的云南,活动着中国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各民族大英雄,建毁铁桥、唐标铁柱、宋挥玉斧、元跨革囊,费尽移山心力,成就了伟烈丰功。

过去一百多年的云南,辛亥革命后,风云际会,还出了一些了不得的人物,李根源、龙云、唐继尧、卢汉、艾思齐等等,外加西南联大的璀璨群星,一起撑起了云南人文的灿烂天空。

不知怎样的宿命,新中国以后的云南,步入一个莫名其妙的循环,担任主要领导的云南人很少,,而外派来的大员,许多结局不妙,尤其是有一二十年,几个贪腐腐的主官在肥噜噜的云南前赴后继落马,自己倒霉不说还破坏了云南政治生态环境,令人痛心。

就在过去的四十年,云南和四川、重庆、广西拉开了距离,而身边的贵州兄弟,日鼓鼓的走南闯北、日鼓鼓的奋勇争先、日鼓鼓的建高速路、日鼓鼓的玩大数据,无论人的观念还是实际的玩法,都已经领先云南。现在,王志纲先生含蓄地说出迎来了云贵高原属于贵州的下半场,没有说云南人的一个不字,但是,肥噜噜的云南,我们究竟能退向何方?

无论怎么说,我不相信,宽厚而包容的云南人、恋家的云南人、傻呵呵的云南人、率性而活的云南人,会真正失掉发展中的下半场,因为,我们有肥噜噜的云南。

被皇帝打屁股又发配到云南的明朝状元杨慎,愤笔书就的一首词《临江仙》道出了生活的本来面目,也做到了在五百年后的大红大紫: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

是非成败转成空。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

一壶浊酒喜相逢。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我想,肥噜噜的云南,加上宽厚包容率性而为有点傻呵呵的云南人,可把一切看淡,我在想,云南的政治时运没道理一直这么差,应该与贵州一样继续拥有下半场的机会。所有失去的,也许会以另外一种更好的方式归来。

来源/肥噜噜的云南

编辑/张念庆

您可能喜欢
沿着茶马古道,走遍云南秘境中的悦榕庄
多布 2019-10-22
出行数据服务赛道竞争升级 数据智能化会是一个新方向吗
经济观察报 2019-10-04
中国自贸区总数增至18个 沿海省份已全是自贸区 
中国新闻网 2019-08-27
大理“沙溪”——茶马古道上的古镇剪影
篮球得旋律 2019-08-02
中国这里最美最安全!南疆自驾侧记
王冠雄频道 2019-07-29
中国互联网发展模式向全球蔓延
经济参考网 2019-07-24
亚洲开发银行发布报告称:亚洲经济整体将保持强劲增长
经济日报 2019-07-21
中国最“旧”的火车,木质车厢还没空调,游客不嫌弃还抢着坐
娱乐情报 2019-07-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