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头条
28岁孕妇痛失龙凤胎生命垂危 51岁母亲割肠救女
浙江之声2019-09-09 12:30

在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六号楼13楼一间病房的床头上,摆放着一本厚厚的笔记,“晨起体温36.8℃,平均体温37.7℃,全天共尿了6次,每次尿量在250ml~300ml之间”……从今年4月16日至今的每一天,每隔一两个小时,都有详细的输液、呕吐及体温记录。

这本详细的笔记,来自内蒙古赤峰的一位母亲。她躺在病床上,刚接受完动脉血管造影,从大腿根部动脉下穿刺放进探头再深入小肠,以确保血管解剖正常,为几天后的 “切肠”手术做准备。

对面病床上,是她半年无法吃饭、一直靠营养液维持生命的年轻女儿,她本来也即将成为一名母亲,因为妊娠合并肠扭转,造成几乎全部的小肠坏死,不仅失去了龙凤胎,生命也朝不保夕。

作为母亲,是人生的一种修行。成为母亲,接受人生的挑战也往往出其不意,这位51岁的母亲迫切想要捐出自己的小肠,为了挽救28岁女儿的生命。

在内蒙古呼和浩特一家事业单位做财务的冯依(化名)一直渴望成为一名母亲,去年10月,她通过试管婴儿成功怀上一对双胞胎,让全家人沉浸在迎接新生命的喜悦中。

冯依的丈夫早早准备好两套新生儿要用的被褥、衣服、玩具和小床……谁也未曾料到,2019年4月8日的一场急性腹痛,让孩子没了,孕妇也差点死在手术台上。

“清明节刚过,我带着冯依到公园里赏桃花,她一直在家里保胎,非常小心。”冯依的老公说,也许是在家憋得太久,老婆那天特别开心,沿路吃了好多软糯黏腻的“驴打滚”。

这一吃坏事了,晚上11:30,冯依腹痛难忍并且大口呕吐,被紧急送往当地妇幼医院,医生诊断为“肠胃炎”,给用了孕妇耐受的常规药,折腾了半宿的一家人回家继续观察。

4月9日早上7:00,按照肠胃炎诊治的冯依未能好转,肚子反倒疼得更加厉害,还出现了便血,上午9:00整个人甚至进入了休克状态。家人把她送往当地医院挂急诊,此时,冯依腹水严重,肚子里的两个宝宝已经听不到胎心音。

当天下午,医院为冯依进行紧急手术, “一打开肚子,医生就说我的女儿没救了!”冯母回忆起当时的情形,百感交集,手术进行没多久,她和女婿就被叫进了手术室,看着女儿、老婆开膛破肚地躺在手术台上,取出的一大段小肠已经扭转、发黑、坏死,腹部发出阵阵恶臭,妇产科医生果断判断,如果摘除冯依的子宫和一对宝宝,大概率人就要死在手术台上。

“这个世界上,我就剩这一个女儿了,没了她,我也活不下去了!”上天似乎听到了冯母哀求,经过全力抢救,冯依留下了1.98米的小肠。次日,她在ICU催产分娩出一对六个月大的死胎。

死神紧追不舍,术后恢复的情况并不理想,7天后,因产后并发感染,冯依剩下的1.98米小肠也大部分坏死,4月16日第二次手术后,她只剩下了12厘米的小肠和不到1米的大肠。

“无论怎么样,我女儿的命保住了,能活一天我就要想办法给她治好。”冯母说,冯依爸爸曾是赤峰当地小有名气医生,但2015年6月,因病突然去世,从此阴阳两隔,女儿是她在世上的唯一亲人。

几乎没了小肠的冯依,吃啥拉啥,无法消化吸收,只能靠输营养液维持生命。长时间输液,还会造成肝脏等多器官的衰竭,当地医生判断,生命撑不过3年。

但她们全家坚信发达的医疗技术能治愈病体。冯依的丈夫暂停了手头的一切工作,她的公公婆婆坚持在床前陪护、悉心料理,一家五口,从呼和浩特辗转各地求医,就为治好冯依。

“抢救时,我在手术台上,就听到了妈妈的一句话——丫头,妈妈以后不上班了,就陪着你!”冯依说,是这句话,把她从鬼门关拉了回来,“我还有另一个好妈妈(婆婆),胃、肠两个造瘘口,不能起身,她给我接屎倒尿、洗漱擦身。”

今年7月,浙大一院新引进的、具有丰富小肠移植经验的国际著名专家吴国生教授及其团队接诊了冯依。

我国著名的肝胆胰外科和肝脏移植专家梁廷波教授也高度重视冯依的病情。

经过多位专家的联合会诊,冯依系“妊娠合并肠扭转”。当时处于妊娠期的她,由于体内的孕激素水平升高使肠管平滑肌张力降低,肠蠕动减弱,再加上先天性肠系膜根部距离较短,受到增大子宫的推挤时,肠道蠕动受到限制。过度牵拉和挤压,使小肠扭转、变位,最终引发肠坏死。

“妊娠期肠扭转较罕见,发病率为1/1500~1/60000。”吴国生教授说,这种突发疾病,孕产妇死亡率高达6%~16.6%,胎儿死亡率达26%~44.40%。在他行医近30年的生涯中,一共遇到过3例类似疾病,其中两位患者接受小肠移植手术后,身体好转、存活至今,用这个办法试一试,也许能为冯依带来生的希望。

过去20年,全球共完成各类小肠移植手术约3000例,小肠移植病人的总体1年和5年生存率接近80%和50%,成为治疗肠衰竭的重要手段。但因小肠含有大量的淋巴细胞,是人体的少数几个高免疫反应性器官,80%以上的患者术后会发生免疫排斥反应;此外,小肠是空腔脏器,含有大量的微生物、食物残渣和消化液,移植手术后,小肠内的细菌极易进入血液,引发严重感染。小肠移植被誉为“最难器官移植技术”。目前,全球活体捐献小肠移植仅报道50例,吴国生教授团队占了28例,病例数量居世界首位。今年8月24日,由浙大一院党委书记梁廷波教授和吴国生教授联袂主刀,开展浙江省首例亲体小肠移植,就是截取56岁父亲的2.5米小肠移植给24岁的儿子,手术非常成功。

吴教授认为,活体小肠移植具有组织配型好、可以择期施行手术和器官缺血时间短等优点,理论上,这种方法有可能降低严重排斥反应和术后并发症。他们的临床实践证明,活体小肠移植排斥反应发生率只有20%左右,远低于脑死亡捐献(80%),术后长期生存的病人越来越多。

知道自己的一段小肠可以救宝贝女儿的命,冯依的妈妈喜出望外。

“求求您,把我的小肠多切一点给我的女儿。”术前谈话后,冯依妈妈反复跟吴国生教授请求。过去不爱喝牛奶、吃肉的她,最近努力加强营养,为了移植手术能顺利进行。冯依的公公婆婆干脆在医院附近租了整一年的房子,他们等待着这个孝顺儿媳手术成功,日后好陪护着一起复查、抗排异。

工作上哪一个岗位心灵上的投入和付出都没有母亲这个角色多,生活中哪一个身份带来的内心踏实和幸福感,也无法与母亲这个角色相比。

9月7日上午,这场“牵肠挂肚”的手术开始了。

早上7:30,母女二人手挽手走进手术室。

早上8:42,梁廷波教授和吴国生教授联袂从母亲体内取出2.4米的小肠。

上午9:47,从母亲体内取出的小肠被送往隔壁冯依的手术室。

上午11:00,梁廷波教授和吴国生教授将母亲的小肠接入冯依体内。冯依腹腔内因为长期慢性炎症,手术难度较大。

下午2:05,冯依仅剩的12厘米小肠的主动脉与主静脉血管与母亲捐出的小肠血管精密吻合、无缝衔接,确保吻合口不发生泄露。

下午5:02,小肠移植成功,手术顺利结束。半个小时后,冯依被推出手术室送入ICU。

天色擦黑,奋战10个小时!

经过浙大一院多个学科、多名专家的合力拼搏,终于让母亲捐出的2.4米小肠成功接入冯依体内,吴国生教授说:“如果冯依术后恢复情况良好,她还有做妈妈的希望和可能!”

编辑/白龙

您可能喜欢
圆你“铿锵玫瑰”梦 11岁患病女孩换上妈妈小肠
新华网 2019-10-23
江苏5岁患儿被输错药死亡 孩子母亲:接受调解以后会再生育
红星新闻 2019-10-16
故乡对于我,已是一个朦胧的梦了
阅读武汉 2019-07-13
基层公务员冯笑杰 13年无偿献血超过10000毫升
大河报 2019-06-28
童道明:所谓“契诃夫情调”,就是一种略带忧伤的美
人民文学出版社 2019-06-27
背包法官冯晓光:诉调对接为群众减负
北京头条客户端 2019-06-27
西南首例小肠移植完成 父亲捐献1.8米小肠给儿子
华西都市报 2019-05-14
以房养老变老无所依,围猎老人当高压惩戒
光明网 2019-05-03